我告诉你们有生之年是追不完我更新的😂

藤蔓·終

藤蔓·摯愛

“川主?”
风神又坐在那座高耸的鸟居上,那株叶片上渲染着天蓝与粉红的藤蔓已经爬满了一整座鸟居,把破旧的鸟居隐藏在光鲜的外表之下
微风吹过的地方漾起一阵涟漪
此时正值繁花季节,风神社前的那棵樱花开得密,重重叠叠的八重樱几乎覆盖了整个院子,花瓣似雨般的飞落下来,给院子渲染了一片粉红
藤蔓上开出簇簇的小花,掩映在叶丛中
阳光绽开在空气中
天边的云丝勾勒出晴天特有的和熙微笑
“吾在”
藤阴下传来荒川淡淡的回答声,纸扇清脆地打开,白色的扇面在阳光下被渲染成温暖的淡黄
荒川身旁伴生的鲤鱼悠闲地吐出一串泡泡
风神的金龙懒懒地搭在他肩上
“几百年了啊…”
他轻笑,嘴边勾起一丝浅浅的弧度,让人感觉如同春风拂面,又犹如阳光和熙
“算了算时间,今年的那个时候也快到了”
本就随意束起的长发随着微风散开,由银渐蓝的长发随风微微摇曳
如墨般的眼白映着鎏金似的眼瞳在浅金的阳光下煦煦生辉
俊秀非凡
“汝,又要去了吗?”
荒川看似懒散地搭了一句,慵懒的语调让人几乎察觉不出语中的那份不舍
可在摸透了他脾性的风神面前,这一切掩饰都不值一提
“川啊,吾又不是一辈子不回来了”
嘴角的弧度越发明显,不知是满院子樱花的缘故,还是他心情的缘故,风神身边一向淡雅清丽的山林气息竟夹杂着一丝甜腻
眉眼弯弯,纤长浓密的偏白色睫毛掩去了些许金色鎏光;细碎的流光透过睫毛,如同林中被绿荫裁剪过之后的细碎阳光
“啧,汝真是...”
荒川故作嫌弃的嘲讽了一下,但他明白这在风神心中的子民前一切都是无足轻重的
“生气了吗?”
风神迟疑了一下,道
“真的很快的”
又不是快不快的问题,荒川这样想
风神见荒川没了意见,轻轻起身
在风神飞远的一刹那,一阵风带着荒川那带着些许委屈、气恼、思恋、以及爱慕的一句话,传到了他耳中:
“连,吾倾心于汝啊…”
风神的身形顿了顿
许久,他方才开口道:
“吾亦爱慕于汝啊,川...”
一句话伴随着他们口型的默念,在他们心中同时响起:
“汝可愿,与吾成亲?”

藤蔓·下

藤蔓·相惜

风神担忧地望着窗外,淅沥的水声伴随着打落的樱花
大雨倾盆
艳红的枫林在雨中褪尽了颜色,显得破旧不堪
三天了…
雨势已有三天未减弱
雨如同无穷无尽,倾盆而下,却不见底
风神的神社有利用神力设置的结界,倒是没有被水淹没之忧
可那双如同山林般至碧至翠眼眸中的忧虑从何而来?
他在怛心
怛心那村庄的一切,荒川的河流,川中的河主
不过显然对荒川的忧虑更多一些
雨声中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极浅的脚步声
他充满忧虑的脸上终于透出一丝极淡极淡微笑
“汝来了…”
清朗的少年嗓音,在雨声中分外好听
“啊...”
回答他的是那浑身湿透、但却依旧带着海川咸腥气息的荒川
————(日常卖萌(⁎⁍̴̛ᴗ⁍̴̛⁎)————
“前几日调查的结果,果然还是....”
风神轻叹一口气
“风神,既然事已至此,汝不必过问”
荒川习惯性地虚抓了一把桌面,发现往日中风神替他准备的花茶在今天并没有出现在桌面上时将动作临时改成了用食指轻扣桌面
“之后汝何?”
“汝认为吾何?”
荒川的眼瞳刹那间缩至针孔大小
片刻后,他才开口,声音颤抖到连自己都察觉得到
“汝...若不会是......”
“呐,对不起啊荒川......”
风神笑着,那样孤独、落寞,身形却在渐渐消散
荒川试着抓住些什么,可从风神身体里穿透而过的手让他明白了一切都是虚妄
“幻象吗……”
看着身体已趋于透明的风神,荒川似是叹了一口气,道
“汝还真是固执呢,连......”
————(卖萌x2(⁎⁍̴̛ᴗ⁍̴̛⁎)————
风神站在枫林边缘,远处传来的呼救声刚从口中传出又被翻起的浪瞬间吞没
村庄立在洪灾的边缘,像在大浪中孤行的小舟,仿佛随时会被吞没
“雨太大了啊……”
以他的神力,根本无法解决
若要跨越能力范围改变天气,方法只有一个
风神似乎想起了什么,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抚上了隐藏在樱色刘海中的右眼,那样颤抖,又如此坚定
只要是为了子民,他什么都敢做
脑海中回响起一个声音
“献祭这只眼,就能拯救吾的子民了”
————(卖萌x3(⁎⁍̴̛ᴗ⁍̴̛⁎)————
伴随着风神的献祭,呼啸的狂风在河面上成型,将那连绵的乌云撕个粉碎
风神终究还是为了子民,献祭了一只眼睛
被剜去右眼的眼眶开始孤独地渗出殷红的血迹
可以了…
可以了…
你为子民做的够多了
狂风过境之后,荒川已被改了河道
上一瞬还乌云漫天的苍穹已晴空万里
他是强撑着回到神社的,他的子民早在雨势渐小的时候就已离开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
眼前的视线徒然化为黑暗
倒下去的那一瞬,风神模糊地感觉到自己似乎被一人揽入怀中
“你终究还是这么固执,连......”
那叹息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藤蔓·中

藤蔓·故友

“川主?”
一目连悠哉地坐在高耸的鸟居上,浅色的和服被周身的风旋轻卷起来
他笑起来很好看,碧翠如温玉一般的眼眸掩映在淡粉的纤长睫毛里,些许翠色流光透过睫毛,像林中斑驳的阳光一样
只是他比阳光更加温柔、灿烂夺目
“川主!”
风又打起卷来,风神的声音传入其中,却并没有消散,让风带去了荒川河边
伸手轻挑了一下那株特殊的藤蔓,竟发现叶子尖已经透出一丝粉红
浅蓝色的叶脉愈加明艳
“长得不错呢……”
风神满意似的点点头
————(日常卖萌(⁎⁍̴̛ᴗ⁍̴̛⁎)————
“找吾何事?”
又是一样的时间,一样的场景
只是那风神眼中的笑意似乎更浓了些
“近几日,”
风神轻抿了一口茶,开口
“汝是否察觉到河川水流的波动异常?”
“波动异常?”
川主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汝是风神,为何要过问如此?”
“若汝真想知道,那我也不妨告诉汝”
风神手指轻抬,窗外如下雨一般的樱花般刹那间停滞,显出层层叠叠红叶之后的渺小村庄
“神生来就有一职责,”
风神犹豫片刻后,开口道
“风神亦是如此”
“汝若不会是....此村庄的守护神?”
“不是若不会是,是正是”
荒川感到自己心底传来一阵愤怒,却又不知自己为何愤怒
“汝是风神,汝庇护村庄几百年来风调雨顺已足够,为何?!”
“神的事情,妖终究不懂吧……”
听得风神此言,荒川的怒气像被浇了冷水般一瞬间熄了,心中只泛起一股奇怪的感情
“待吾下次前来,便与汝相告”
————(卖萌x2(⁎⁍̴̛ᴗ⁍̴̛⁎)————
风神望着离去的荒川,莫名的轻叹一声
不会出事吧,前些日子在河边感受到的那阵波动......
应该不会吧,毕竟荒川在
于是他的注意力又集中在了他最不愿意提及的想法那
他对川主,那种莫名的感情
那感情似乎一直潜伏在他心底,在那心中最深的地方,一直沉睡着
只是往日里内心的平静在荒川之主面前瞬间支离破碎
谈话时的平静,只是牵强的假象
仅仅荒川主身旁那海川与江河的潮湿气息就能让风神的心海瞬间掀起滔天巨浪
他的言行、举止、神态,甚至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可以让他心中的情绪泛起波澜
动静虽小,但不容忽视
必须跟川主解释一下
他曾经这样思考过
但是这样的想法很快消融在面对荒川的是如海浪般袭来的紧张与不知所措中
连一句“我有件事,想与汝相告”的开头也说不出口
风神是强迫自己开口的,毕竟他来了总得有些事交代
在心中对自己自嘲的笑了几声后,风神总算是收起了自己的思绪,开始思考河道中传来异常波动的事…
————(卖萌x3(⁎⁍̴̛ᴗ⁍̴̛⁎)————
在确认离开了风神的视线中后,荒川近乎狼狈地窜回了自己的河川边
吾是怎了,为何在那风神前就改了性子?
他在心中自嘲地笑了数声后,开始思考重点的问题
河中传来的,异常波动?
前几日倒真是有一点,不过水流传来的反应极其微弱,应不足让那风神挂齿才对
莫不是他关心的...那村庄?!
那也不可能,那厮的村离吾之流域相隔几里,若非遇上千年难遇的飓风,淹那村庄绝非易事
可吾心中泛起的不明所以的情绪是什么鬼!
吃醋吗?!吾竟吃了一座村庄的醋?!
什么鬼!

藤蔓·上

藤蔓·初遇

初次见到这藤蔓,是在何时?
一目连这样想
在一个八重樱飘落的午后就已经见过了吧……
神无尽的寿命,他已见多了凡物的逝去
不久后就会死去吧,毕竟现在已是深秋
随手抓住一片艳红如血的枫叶,不经意地在手中把玩儿了一会
凝望四周,一片嘶哑而张狂的艳红,像那在林中作舞的舞女,带着飞蛾扑火之前最后的倔强
那缠绕在暗红色斑驳枫树杆上的藤蔓倒是分外明显
嫩绿的蔓,碧翠的叶
有些偏蓝的叶脉却有些与众不同
刚刚破土的样子呢……
时间不早了,走吧……
风神消失在艳红的枫叶林里
——————(作者卖萌线(⁎⁍̴̛ᴗ⁍̴̛⁎)———————
吾初次见到这藤蔓,是在何时?
荒川在远在几里之外的一目连沉思的时候同样想着这个问题
是和连初次相遇的时候么…
彼时连就在这河边吧…
那时河川倒是太平,几日闲来无事,荒川便离开河道上了岸
在那张狂艳红的枫叶林后,是壮丽的神社
八重樱在春日的暖阳里开的正盛
人影......?
荒川试图拨开太过繁盛的樱花
那人似乎察觉到了荒川的存在,转头回眸一笑
一笑倾城
“川主?”
那人问道,至碧至翠的眼眸望着荒川,带着一缕笑意
也不知为何,荒川的浅蓝色眸子一对上那人带着笑意的碧翠眼眸,一向静无波澜的心竟鬼使神差的有些慌乱起来
“是吾,”强压下心中无端的一阵悸动,荒川开口,“汝是何人?”
“我啊……”那人似是思讨了一会儿,拂过面颊的微风打起旋,轻轻撩起他樱粉色的发梢,“风神吧……”
直至此时,荒川才注意到他身边飘浮着,环绕着,蕴含着强大神力的风符
“没什么事的话,就进去聊吧,”
那风神开口
“樱花茶已经备好了”
——————(卖萌线x2(⁎⁍̴̛ᴗ⁍̴̛⁎)————————
荒川轻抿了一口樱花茶,清甜甘洌的味道在舌尖上荡漾开来
意外的好喝呢,他想
“久闻荒川之主性情暴虐,性子刚烈,”风神轻抿了一口花茶,细品着其中轻甜的滋味,许久才将这口茶咽下,道,“如今一见却并非传言所述”
川主对此并不恼,淡淡道:“传言即是传言,只是那些人类如此以为,吾不反对并不代表了默认”
风神身后的龙轻轻的低吼了一声,显然是对荒川的态度略有些不爽
荒川见了龙的反应,在心中冷笑一声,身后的伴生鲤示威性的抖了抖张开的鳍,看着身边散发出的淡金色光线,竟有化龙的趋势
“龙,不得无礼”
风神轻唤一声
而听得风神此言,那御灵只得收起了几乎炸起的逆鳞,悻悻游到风神边
“若是无事的话,”荒川看了一眼见了底的樱花茶,又瞟了一眼窗外愈飘愈盛的樱花雨,一边讶异寡言的自己今竟如此善聊,一边分出心神回答,“吾便先走了”
“还来否?”
听到风神略有急切地问的他不禁讶异挑了挑眉,竟鬼使神差地答了一句
“若吾闲来无事时,吾自会来汝此”
——————(卖萌线x3(⁎⁍̴̛ᴗ⁍̴̛⁎)————————
风神看着他独自离去的背影,莫名的苦笑一声
自己是怎么了,刚刚他在时心中传来的那一阵悸动……
吾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风神被自己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
身旁的龙不耐地蹭了蹭风神柔顺的樱粉色长发,似是在提醒他不要胡思乱想
“你啊,真是......”
抓了抓龙柔顺的绯红色长须,一目连忽然笑起来,温柔地像初升的日光
窗外鸟啼正婉转